刺客觉醒

编辑:植被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6 21:23:27
编辑 锁定
他体内流动着黑暗世界之中,刺客之王的血脉。他天生注定,要成为最强的刺客!囊括世界所有主流格斗术,一群身体即是武器的强者,一部绝不留情的黑暗传奇!热血沸腾,刺客冰冷!
中文名
刺客觉醒
小说作者
欧阳乾乾
总点击
458222
类    别
都市小说

刺客觉醒小说信息

编辑
刺客觉醒[1] 
小说作者:欧阳乾乾
类别:都市小说
总点击:458222
总推荐:6915
总字数:247910
授权状态:A级签约

刺客觉醒作品相关

编辑
什么是刺客
刺客,通常指出于政治原因,负责对目标实施谋杀或者暗杀的人,相当于日本的忍者。比如,特工队伍或恐怖组织中负责刺杀敌方人员、重要人物的高级间谍,许多国家的安全局都有刺客,例如美国的中央情报局(CIA),苏联的克格勃(KGB)等。世界上的一些恐怖组织也有刺客,刺杀各国领导人和其他重要人物。各国政府都努力防止敌方刺客进入本国。刺客是世间最古老的行业之一。太史公在《史记》中也特别为刺客们写了《刺客列传》,武侠小说关于刺客更让人感到心惊肉跳。李白的《侠客行》写道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鲜明地刻画了这一神秘人物的特色。纵览中国的历史长河,刺客们竟也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刺客(英文:“Assassin”,音译“阿萨辛”,指以暗杀为职业的人)一词源于古阿拉伯语,该职业在西方最早于12世纪以刺杀十字军为目标的伊斯兰密教组织,担任暗杀职责的组织成员常服用一种由印度大麻提炼的麻药Hashshashin(又作Hashishin)壮胆。

刺客觉醒初章

编辑
在这个世界上,有那么一群人。他们沿袭了数千年的生活方式,以自己独特的命运来诠释了一种古老的职业。他们一代代的消亡,又一代代的兴盛起来。死如秋叶,生如夏花。他们隐身于黑暗之中,却让所有在光明之下的世界为之侧目。历史涤荡,岁月风尘,为生命刻画出的痕迹清澈而斑驳。这些人,世人称之为……刺客。
……
晚上十点多的大街上冷冷清清,一个人都没有。刚从云岚高中下了晚自习的夏春雷哼着小曲走在街道上,心里面却不由得越来越犯起了嘀咕。这条街道有些偏僻,路灯年久失修,基本上都不亮了。但还是有那么几盏不甘心完全泯灭,顽强的一闪一闪的释放着昏暗的灯光。走在这一明一暗的路上,好像周围的一切都随着闪烁着灯光而不停的变幻着形状。夏春雷的脑门子上已经出汗了,脚下也不由得加快了步子,总感觉后面有个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。他在心里暗自发誓,下次晚自习结束打死也不走这条近路回家了。
为了给自己壮胆,夏春雷决定一边走一边唱歌。不过他刚张开嘴唱了两句就唱不下去了。这夜实在是太安静,安静的让人可怕。他唱出来的歌声在这夜晚里空旷无比,好像是来自另外一个空间。夏春雷自己听了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要是再唱下去非把自己给吓死不可。
歌也不能唱了,夏春雷只能加快了脚步老老实实的走路,不停的用“鲁迅踢鬼”的故事来安慰自己,给自己那颗并不坚定的唯物主义心灵来一点模糊的支撑。就在夏春雷在心里把“鲁迅踢鬼”的故事默念到一半的时候,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了脚步声!
夏春雷立刻呆住了,像瞬间石化了一般愣在了原地。头脑里“嗡”的一下,一片空白。顷刻间鲁迅没有了,剩下的全都是鬼了。
脚步声并未停止,在这安静的夜晚里格外的清晰。夏春雷听的出来,那脚步声走的很急,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走来。不,不是一个脚步声,而是一群脚步声!
夏春雷顿时面如死灰!天啊,难道自己这么点背,遇上了百鬼夜行?!
不,不可能……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。夏春雷虽然在不停的安慰着自己,但他的脸色已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恐惧变的面如死灰。但本能还是强迫他机械式的,一点一点的转过头朝身后看去。
在他的身后,出现了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,一个个长的体格魁梧,膀大腰圆,有几个手指上还戴着打架专用的那种不锈钢做的拳扣,像戒指一样五个联在一起套在手上,在路灯下发出闪闪的反光。这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夏春雷忽然转过了身体,一个个立刻停住了自己的脚步,如临大敌一般的看着他。
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一幕十分诡异的场景,夏春雷不由得愣了。虽然出现的不是鬼,让他松了一口大气,但看到这么多人不怀好意的盯着他,一股不好的预感像电流一般,从夏春雷的脊椎骨直接冲上了脑门。
“你们……”夏春雷刚刚要开口说话,忽然从对面冲出一个体格健壮的人来!这人留着光头,跟他手上戴的拳扣一样在路灯下面都会发出晃眼的反光。他像一只敏捷的豹子一样“嗖”的一下窜到了夏春雷的面前,在夏春雷一脸惊愕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对方就狠狠的一记勾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!
“唔……”夏春雷被这力量十足的一拳打的往上跳了一下,接着瞪大了双眼捂着自己的肚子就跪在了地上。剧烈的疼痛感让他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闷哼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小腹里面好像绞在了一起般疼痛,豆大的汗珠立刻从他脑门上冒了出来。他从来没有经受过这样的疼痛,一时间有些不可抑制的窒息和眩晕。那个光头大汉看到一拳就把夏春雷给打趴下了,不由得一愣。
“怎么回事?”光头大汉回头,朝后面的人问道。
后面一个留着长长的头发的男人,发型整的好像摇滚歌手一样。他也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夏春雷,摆了摆手说道:“先不管了,带回去再说!”
光头大汉点了点头,像拎小鸡一样把夏春雷给拎了起来,扛在了自己的肩上。接着跟其他的人一起迅速撤退,回到了路边停着的两辆商务车旁边,打开车门,像扔沙包一般把夏春雷扔进了车里,然后狠狠的关上了车门。
夏春雷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是腹部传来的阵痛让他没有精力去想别的,他现在只有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停的喘息的力气。汽车开的很快,左拐右拐的在夜色里颠簸了十几分钟,然后车门被打开了,那个光头大汉又把他给拎了出来,然后重重的把他摔到了地上。
“铿”一声轻响,几盏强烈的日光灯打开了,刺眼的光线使夏春雷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,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。过了好几秒钟,他才看清楚原来这里是一间非常宽敞的仓库,里面停着几辆黑色的轿车,还有二三十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魁梧大汉。
一个大腹便便满脸横肉的男人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,慢慢的踱步走了过来。众人看到他立刻全部低下了头,鞠躬齐声说道:“老大。”
老大伸手接过了旁边的人递过来的一支修剪好了的雪茄,凑在打火机的火焰上猛吸了两口,他手上戴着三个*的黄金戒指,在日光灯底下耀人双眼。满足的深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的吐出烟雾,老大看着地上的夏春雷,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就是部落的人?”
“应该就是。堂口的兄弟说部落的刺客会在云岚高中后面的那条道路上经过。那条路年久失修,非常偏僻,晚上根本就没有人会从那里走。我们过去的时候,就只看到这一个小子。”那个长长的头发整的像摇滚歌手一样的男人面色恭敬的低头说道。
“哼哼……”老大叼着雪茄,满脸的横肉抽动了一下,斜着眼瞅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夏春雷,抬了抬肥厚的下巴,撇着嘴说道:“问问这小子他妈的干什么的。”
“是。”那个一直站在旁边的光头大汉低头说道。接着走到夏春雷面前,伸出脚往他胸口上踹了一下,恶声问道:“小子,你是不是部落的人?”
“部落,什么部落,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……”夏春雷蜷缩着身体,惊恐的眼睛看着他,那眼神还不住的颤抖,喃喃说道:“你们为什么抓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“那你是谁!为什么会从那条路上经过!”光头皱了皱眉头问道。
“我,我谁都不是啊。”夏春雷被吓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:“我就是云岚高中高三的学生,下了晚自习从那里回家,我,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”
“老大。”光头转身,朝着老大恭敬的低头说道:“看来这个就是一个学生。是我们抓错了。”
“哼哼,你们真他妈的都是吃屎长大的,一群饭桶。”老大脸上的横肉又是一阵抖动,不满的骂了一句。周围站着的二三十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赶紧低下了头。
“老大,怎么处置这个学生?”长头发的男人往前迈了一小步,垂着头低声问道。
“知道了我们毛龙会的事情,还能让他活着回去吗?”老大深深的抽了一口雪茄,然后徐徐的吐了出来,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:“干掉他。”
“是。”光头男人答应了一声,接着转身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白色的勃朗宁FN9毫米口径的手枪,一拉枪栓接着对准了夏春雷。夏春雷看到这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,顿时身体一阵过电般的颤抖,眼睛的瞳孔都在瞬间放大了,一股濒临死亡的恐惧感彻底席卷了他的灵魂,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,但夏春雷明白,他马上就会丧生在这支手枪之下。从今以后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夏春雷这个人,这个世界上无论再发生什么事情,也都跟他毫无关系。一股对于死亡的预兆好像漫上来的洪水一般,慢慢的攫取了他的胸口,让他的呼吸都有些窒息。这种对于死亡的感觉唤醒了他最后一点反抗的意识,夏春雷对着拿枪指着他的光头男人声嘶力竭的大喊了一声:“草你妈!!”
光头男人明显一愣,他没想到这个瘦弱不堪的高中生胆敢在这个时候还骂了他一句,其他周围的人都发出了稀稀拉拉的笑声。光头的脸上扬起了一丝不屑的表情,手指慢慢的扣动了扳机,沉声说道:“拜拜……”
他的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,忽然间一道银光闪过,光头的整个脑袋被齐齐的削去了!没有了头的身子还愣愣的站在那里,从腔子里喷出来的鲜血一米多高,好像一个红色喷泉一般。夏春雷立刻溅了一脸温温热热的液体,但还在瞪大着眼睛。他已经被眼前的一幅景象完全给吓呆了!
场面顿时大乱!所有的人都大声喊道:“谁!谁!出来!……”有枪的人从怀里掏出了枪,如临大敌一般朝着四处瞄着,完全被这一突发事件弄的惊慌失措。一个刚刚跑到夏春雷旁边举着手枪的家伙正要对着他来上一枪,忽然从房顶跳下一个人来,如同一颗炮弹一般俯身而下,接着就是“刷”的一道白光!那个正要开枪的人顿时睁大了眼睛,身子好像被切开的奶油蛋糕一样斜斜的滑成了两半。
夏春雷已经是满脸的血污,他惊诧不已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,这才看清楚眼前突然出现的人……这竟然是一个女人!
这是一个扎着长长头发辫子的女人,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。由于她刚从屋顶跃下,长长的辫子和风衣还在空中飘逸的飞扬。在她的右手上拿的是一件带着长长的锁链的钩镰刀,上面还在一滴滴的淌着鲜血。她的背上背着三把带鞘的短刀,左右腿上分别插着一只金属双截棍和十几只菱形飞镖,全身能带武器的地方都带上了武器,带着一种幽灵般的气息就出现在了夏春雷的面前。她接着回过头看了夏春雷一眼,那眼神冰冷的让人忍不住一个寒颤。女人转过头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小子,有骨气。”
参考资料